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黄山美术
朱格亮
浏览量: 2033| 发布时间: 2018-03-05

百期祝贺

新黄山推荐

朱格亮,1964年生于安庆,1985年在省文联学实用美术。毕业于芜湖师范学院,现为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黄山印社理事,中国画艺术研究院特聘画家,文化部民族文化研究院张津诚国画创作院画家。

  • 1999年《皖南写生》入选全国时代风采全国首届写生作品展。

  • 2000创作《黄山写生》全景导游图。

  • 2007年为中国十佳魅力古镇宏村绘制《二十四孝》图。

  • 2008年黄山电视《家园》栏目专题介绍。

  • 2016年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与百名画家重走长征路。

  • 2016年《艰苦岁月》入选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暨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架上连环画作品展。

  • 2017年《刀锋》入选文化部第十三届全军美术作品展。?



知己所为功于世

雷维新

中国画、中国的书法有一个装裱的程序。中国书画的装裱不是通常那种简单的如裁缝做件衣褂,破瓷器上打个补丁,而道道地地是门艺术,所以就有了“三分画七分裱”的定论。一个有成就的画家,其作品的托裱大凡都要找那有成就的裱画师的。




装裱一事,初衷大致是为了书画便于张挂观赏,再者也是有利于卷收保管。挂轴、手卷、册页是书画装裱的三个类型。正是有了这样一个程序,我们才得以保留住了数以万计历代的书画作品。装裱还存在着时代特征,使得后来的书画鉴定避免了不少讹误,如《游春图》,便是借助装裱特征才能准确这幅无款的画竟是隋代大画家展子虔的杰作。后人只知写字作画的人,并统统冠之为名家、大家一类。那装裱既便再好,之于裱画师们,真的没留下什么姓名下来,那所谓“七分裱”的赞誉,是否是一句客套话也未可知,不过倘若没了装裱,因了自己的书画而想留下自己的尊姓大名,也许就成了“南柯梦”。提及我在撰写“徽州痴人”系列时,伯谦兄提议我去探访一下朱格亮。





朱格亮是个裱画师,住在天竺茶楼附近,伯谦兄只告诉我这么多。伯谦本就是阅尽人间沧桑,关注人生百态的人,他之对人的感觉和对事物的认知一定会有出彩之处的。有一天,我走到天竺茶楼,果真要找朱格亮的住地不是那么容易,当你真寻到他的门下,一句最熟悉不过“酒好不怕巷子深”的俗话便萦系在你的脑袋里了。虽处闹市,朱格亮的住地却相当偏僻,那窄窄的巷子拐了又拐,真正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你就找到他了。





初见面,他既不问我是何人,也不论前来有何贵干。一幢三层的钢筋水泥房估摸是十多年前建的,今天看来这楼已不讨人喜欢,但对于朱格亮倒很实用。如今时代变了,人越长越高,房子越建越矮,按传统立轴式的装裱已不便张挂,因此便改为托裱后装进画框,这是朱格亮先生的周到之处,装裱装框他都为你办了,省得客人跑冤枉路。二楼有两个大间,分别都摆着大画案,这是用作裱画的工作台,墙壁上如是图案般残留着许许多多的纸屑,从这墙上你能读出有多少书画曾在这里接受朱格亮先生的“二度创作”。




裱画师得天独厚的优势是使得有多大的名头、多能耐的画家在裱画师面前也得奉上几分恭敬,有些从不昭示世人的书画也由裱画师细细品赏。这倒使我想起先前的剃头匠,像那“百官之朝天”的天子,谁敢到他那头上拍拍摸摸,对不起,你那皇帝老儿的头非得让剃头匠如陶艺师拉坯一样侍弄着。裱画师裱到后来是很谙练笔墨之道的,且又能成为鉴别字画的行家里手。画家王焘说,他所有参加全国美展的作品都是找朱格亮装裱的。



我另一位书画俱佳的朋友叫陈卫国,这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的书画只认准朱格亮装裱。这还不算,还打老远把自己的家人送来拜朱格亮为师。格亮先生没有说到自己,我与他见面还没有说上三句话,为什么,那天有位八十多岁的老人专程来拜访朱格亮,他们已有二十多年的交谊,老人很懂书画,与格亮谈得也投机,我很乐意听他们交谈。




在谈话中获悉格亮先生自今年始被市青少年宫聘去授课,主讲中国书画,他觉得“教中学,学中教”必使自己提高更快,为这事,他一直激动到现在。朱格亮四十来岁,那天他留那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吃饭,不留我,因为一直到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弄不清我是谁。



从裱画匠到书画家

——感觉朱格亮

鲍忠恕

1986年,二十岁刚出头的安庆人朱格亮到屯溪老街一隅,开了家裱画店。朱格亮沉默寡言不善社交,但做事认真,屯溪很多人认识他,因为他的画裱得好,名字又好记。

人们认识的朱格亮是裱画的朱格亮而不是画画的朱格亮。



20年后再见朱格亮时,他已很少裱画,成了一名画家,不是沽名钓誉的那种。不仅自己画,还带徒学画,身边跟着一群崇拜他的中小学生。我很惊奇,不知他什么时候开始学画,不像初学者,已是胸有成竹游刃有余。他的画笔墨和构图都很精到,皴擦点染很是老辣,水墨淋漓云遮雾绕远山近水树木葱笼,细腻的皴点和渲染,能看出他深受黄宾虹的影响。裱画的人能直接接触古今各大名家的画,能深谙各家各派各种风格,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能很快入门且起点很高。



我见到朱格亮那天他刚从黄山下来,数次登临依然激动不已,说黄山步步是景处处是景步步是画处处是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他带回了一大叠写生画稿,是用毛笔墨汁写生的,经过作者心灵的思考造境已基本成形,略加修饰点染钤印题款,便是一帧帧完整的作品。今日选登的三幅便是我当时用数码相机拍下的。



朱格亮画山水亦画花卉,每日坚持学唐诗宋词练习书法,注重中国画书画同源的道理以及中国文人画文化内涵的修养。每日除了在画案前泼墨便是背画夹扑进徽州的山山水水。“宣物莫大于言存形莫善于画”,木讷的朱格亮用他的绘画语言直抒他对黄山的挚爱。他学前人“搜尽奇峰打草稿”又不为形役不为物使,一石一水一草一木受于自然又返于自然,于山川神遇而迹化。去年黄宾虹大师诞辰140周年他特地赴杭州观展,受到很大震动。平日所交无非是董建汪秀南王焘之辈,一批无权无势、但很有才气每日做着学问的朋友。



宾虹大师诗曰:“力挽万牛要健笔,所以雄厚能华滋。粗而不犷细不纤,优入唐宋元之师。”朱格亮遵循先贤的教诲亦步亦趋,不急于求成,没有浮躁心态,不跟风、不媚俗、不显现,少匠气、秽气和铜臭气。我相信朱格亮的画是“后生可畏”。



上一篇:程健
下一篇:蒋建龙
?
Copyright Reserved 2015-2016 365bet最新官网备用网址_365bet手机投注_365bet官网-官网注册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23718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96号